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他们夜以继日地拯救生命 为何仍在美国遭受种族歧视?-
发布日期:2020-05-30 05:49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什么他们夜以继日地拯救生命,却仍然在美国遭受种族歧视?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美东时间25日18:32,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166万例,累计死亡逼近10万例。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至今,有一些人始终坚守在一线,为更多人的健康负重前行。其中,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华裔医护。关键时刻,他们站在美国抗疫最前线,夜以继日地拯救生命。令人唏嘘的是,他们同时还面临种族歧视。

  逆行丨他们站在“美国抗疫”的第一线

  纽约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州,纽约市又是纽约州疫情最吃紧的地方。当地医院超负荷运转、医护人员压力巨大的消息频频出现在美国媒体和社交媒体上。

  3月30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记者会上发出呼吁,请求其他州驰援。几天后,一个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卫生部门的电话打破了华人医生侯朋的平静生活。电话里,侯朋被告知:纽约告急,希望有经验的医护专家48小时内驰援。作为一名在美国行医20年的资深全科医生,接到电话后,侯朋当即决定:放下诊所工作,奔赴纽约战疫。

  在纽约,侯朋被分配到纽约市“卫生与医院公司(HHC)雅克布医疗中心”。这是曼哈顿岛一家大型公立医院,定点收治危重的新冠肺炎确诊病患。

  前10天,侯朋每天工作14小时,一天忙下来,累得都说不动话。“他每天发短信回来,就一两句话,算是报平安。”侯鹏的妻子虽然满是心疼和担心,但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的选择。“作为医生,他受命于职责,义无反顾地奔赴抗疫一线,正面迎击最前沿医疗科学出现的严峻挑战。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光辉时刻。”

  “我们宣誓成为医生的那天,在自己的岗位上救人就是我们的职责。” 纽约长岛医院的胸外科ICU主任周秋萍目前在前线救治新冠肺炎确诊的重症患者。周秋萍说,她十余年的临床工作就是和死神打交道,抢救枪伤、车祸与心肌梗塞等重症患者是她日常工作之一。

  3月初开始,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确诊重症患者增加,院方不断扩大加护病房,并转调其他专科的医生到ICU一线,确保为每名病人提供治疗,已经超负荷运作。面对严峻的疫情,周秋萍说,她和家人从没想过退缩,丈夫成为她最好的支柱,分担家中琐事。而在加州的外科医生儿子,也在当地的医院一线“战斗”。

  在美国,像侯朋、周秋萍母子这样坚守在抗疫一线的华人医生还有很多。

  华人医生刘心和他的美国同事。(美国侨报 )

  芝加哥华裔血液癌症专科医生刘心毅然走上抗疫“前线”,为正在医院和诊所做化疗的新冠肺炎患者诊治。他说,救别人也是在救自己!纽约布朗士雅可比医院华裔医生张吉宁募集近40部平板电脑,让住院的患者能与亲属联系、互诉思念,也期望借此鼓舞病人,为他们带来战胜病魔的信心……

  疫情期间,大量医护人员因暴露在高感染风险的工作环境中而感染,几乎一半的一线医护人员将遭减薪。护士社区平台Holliblu近期对逾千名护士的调研发现,高达62%表示已辞职或打算辞职。然而,在辞职潮中,许多华裔护士依然选择坚守。

  袁珍是美国马里兰州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旗下Suburban医院的一名麻醉苏醒室护士。4月初,她被调往医院新冠病区,专门照顾新冠肺炎病人,以往正常的生活节奏和社交状态就此打破。

  袁珍说,护士原本一天的工作时长是12小时,但在疫情暴发后经常需要加班。而马里兰州前期因检测不足,无法满足一线的检测需求,每天都不知自己是否感染的袁珍,只得搬到地下室居住,尤其是家中尚有免疫力低下的年迈母亲,袁珍担心连累家人,就连吃饭也是戴着口罩到楼上拿下来再吃。

  袁珍(左)和同事合影。(美国《世界日报》)

  调往新冠肺炎ICU病房的第一天,袁珍的心理压力很大,在地下室彻夜难眠。“当初我选择成为护士,也是因为喜欢这个职业;在别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能提供关怀和帮助。”袁珍说,假如因为害怕而放弃,自己也会觉得很怂。

  和袁珍一样,在旧金山湾区工作的关咏芝是伯林格姆市一家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她所在的医院是湾区治疗新冠肺炎的重点医院。

  关咏芝所在的医院实行“三班倒”制度,每组医护人员由3位医生、15位护士,以及多名技术、药科等工作人员组成。平时,她每周只要工作4天,但最近,很多同事病倒,其中就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这导致很多护士需要加班。 关咏芝坦言:“每次上班都有很大压力,不想有病人在我们手上发生不幸。但是,如果我们不上班,谁来帮助他们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美国的华人医护工作者冲在疫情防控的一线与病毒战斗,托起了生的希望!遗憾的是,疫情之下,他们还面临着另一种困境??种族歧视。

  困境丨他们一边抗击新冠病毒 一边遭受种族歧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种族歧视将身处美国抗击新冠病毒一线的亚裔医护人员置于非常痛苦的境地:工作中,一些新冠患者拒绝接受他们的治疗;而下班后,他们又面临生活中日渐增多的骚扰与攻击。

  资料图:当地时间5月22日,市民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圣马特奥县米尔斯高中的免费食物发放点领取食物。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美国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的麻醉学住院医师Lucy Li是一位工作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华裔医生。可她在下班路上却遭到一名男子尾随,这名男子还冲她大骂种族主义脏话。“我冒着个人健康风险,却因外貌而受到侮辱。”28岁的Lucy Li表示,她的一名患者也可能持有这种偏见。“当我照看病人时,我尽量不考虑这种可能性,但它始终在我的脑海中。”

  无独有偶,在洛杉矶县做护士的亚裔人士利姆在病床前为一名发烧咳嗽的患者展示如何佩戴口罩时,病人却把痰吐到他的面罩上,还大叫:“你知道新冠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吗?就是你们!我不想让你给我看病!”

  利姆说,在他10年的护理生涯中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歧视现象,但这在他的亚裔同事中已经变得十分普遍,他甚至考虑辞职了。“每个人都很害怕,我坚守在这里,却被如此对待。这非常令人沮丧。我们没有病,有病的是你,所以你才来医院。我们是照看你的医护人员,却好像是新冠病毒携带者一样。”

  在南加州,内科医师Audrey Sue Cruz对一名新病人进行电话访问,这名病人盘问起医生的医学教育背景、工作经历和种族。

  Cruz告诉患者她是菲律宾人,病人说:“哇,我不敢相信你们的人做了些什么。我一般不会选择亚裔医生,不过你还不错。”这件事情促使她同其他十几名医生一起制作了一则“我不是病毒”(#iamnotavirus)视频,以抗击针对亚裔的偏见。

  西雅图的麻醉医师Amy Zhang穿着手术服去上13个小时的夜班,一名男子却在街上冲她叫喊、谩骂。Zhang说,这次遭遇令她震惊,也影响到了她夜班刚开始时的注意力。

  资料图:纽约华人区警局局长在华社介绍辖区治安。(美国《世界日报》)

  据报道,在美国疫情期间,亚裔遭受的种族主义口头谩骂和肢体攻击急剧增加。美联邦调查局警告称,随着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增加和“居家令”的取消,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可能会激增。

  一些研究种族的专家表示,一些美国政客关于中国和病毒的言论促使种族歧视增加。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主任Russell Jeung说:“语言很重要。人们之所以把病毒和中国人或者华裔、亚裔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一些政客坚持使用这一词语。”

  实际上,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一些政客为掩盖自身应对疫情不力,故意挑动种族对立将疫情污名化,把诬蔑中国作为积累政治资本的手段,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甩锅”大戏。当下,华裔医护遭种族歧视现象频发,与美国政客的“煽风点火”和怂恿脱不了干系。

  据报道,美国医生和护士中的亚裔占比分别为18%和10%。有媒体分析称,如果美国政客继续挑动仇恨,使得亚裔医护的生命安全受到更大威胁,原本捉襟见肘的美国医护力量恐将雪上加霜,美国疫情也有可能进一步失控。

  你是否也遭受过种族歧视?

  你觉得遭到种族歧视的原因是什么?

  作者:韩辉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社、中国侨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侨报、美国《世界日报》等

【编辑:黄钰涵】